NEWS CENTER

亚博新闻

有梦想,就早点去实现

来源: 时间:2013/09/03 浏览量:294

  编者按:
  高温假期间,神龙公司四位自行车户外运动爱好者,踏上了他们的逐梦之旅。一位90后的男孩,历时11天、行程1400公里,从杭州骑行至北京,完成了他人生的第一次“长征”;三位40岁上下的“老男孩”,历时18天、行程1900公里,从丽江骑行至拉萨,倔强地踩在“青春的尾巴上”。尽管历经磨难,但他们坚强勇敢地到达了终点,充分体现了神龙人顽强的精神和不屈的意志。
  有梦想,就早点去实现,无论是挑战自我的极限运动,还是挑战未来的“三年倍增”和“5A”计划。只要去努力,就会有希望,就会有收获,最终会站在成功之巅。

90后的第一次“长征”

  今年的8月1日,是肖凡认为过得最有意义的一天。那天傍晚,他跪在海边,托举着历经磨难的自行车,向着海的更深处呐喊:大海,我来啦……
  这是肖凡送给自己20岁的生日礼物。
  肖凡,1993年出生,是一个乐于挑战的90后男孩。2011年以劳务工的身份进入神龙公司武汉一厂,成为一名焊接工,由于表现出色,于今年4月转正。他业余时间喜欢骑单车,爱好摄影。十多岁时,他骑着单车外出旅行时,一幅画深深地吸引了他:一个中年男人,举着自行车,跪在地上,神色激动地仰望着面前的雪山。他觉得很美,他要亲身完成这幅创作,他向往大海,所以把地点换成了大海。今年高温假期,这个没经历过多少磨难的90后男孩,计划骑着自行车,完成一次“长征”,再奔向那幅动人的画面。这是他人生的第一次“长征”,也是一次实现梦想之旅。

  网上寻找同路人
  伴随着互联网成长的90后,更理解网络生态,也更会利用网络。肖凡计划高温假期间,去完成这次远行。当身边没有合适的人与之同行时,他选择了上网寻找同路人。他在网上发贴,并很快得到了回应,一个上大三的男孩和一个将要上高三的男孩。三个陌生的男孩在网上讨论决定,从杭州出发,直上北京。

  7月29日,肖凡到达杭州,三人第一次会合,他们带上必需的衣服和防暑用品就北上了,甚至没来得及准备雨衣、面罩、睡袋和防晒霜。对即将到来的远涉,对即将面临的艰难险阻,他们没有任何应对的经验,但他们认为自己的朝气、信心、勇气能克服一切。


  追赶梦想
  从杭州到北京,一路沿海,肖凡选择在美丽的港口城市江苏连云港实现他儿时的梦想。7月29日出发,8月1日就是肖凡的生日——20岁的生日。两位同伴在了解了这一情况后,就憋着一股劲,力争在8月1日赶到连云港。
  为了赶时间,也为了防暑,他们制定了作息时间表:早上四点起床,5点出发,中午12点吃饭,下午三点再次起程。由于地处沿海,吃饭住宿不是问题,他们选择价钱在80元到100元的小旅馆,三个人住一个标间。还有他们要克服的就是高温天气,每天刚蒙蒙亮,他们就起床,上午是骑行最有利的时间。他们也午休,一片树荫是被,几张报纸是床,躺下就睡,树枝则成了他们天然的衣架。
  在这样的紧张行程中,他们终于在8月1日傍晚赶到了连云港。在连云港海边,潮水翻卷、海风呼啸、海浪声轰隆,傍晚的霞光又为大海披上了绚丽的金色衣裳,肖凡激动不已,他跪向大海,托举起自行车,张开双臂,终于完成了心中的那幅画。

  继续“长征”
  肖凡还要把第一次“长征”送给自己的20岁,他们继续北上。随着骑行的里程日益增加,三人愈发感觉到疲乏。进入山东境内之后,饮食的不习惯更让肖凡难以承受——大多饭馆没有米饭,只有面食。“有没有米饭?”成为他进饭馆后的第一句话。在临沂、泰安路段,有近100公里的上坡,更是让他们一时觉得绝望。他们开始询问路人,坡路何时才是头,每次都得到“还好”的答案,可每次向前都在加深着他们的绝望。
  进入济南,他们又面临着“散伙”的风险。高三的男孩家在济南,决定不再北上。室内空调的舒适与路上的燥热自然是两重天,肖凡也有短暂迟疑、犹豫,但最终他与那个大三男孩选择了继续挑战。
  由于体力透支,越临近北京,他们行进的速度越慢。8月8日晚,他们终于到达了北京,并骑车来到了天安门广场,留下了“到此一游”的合影。
  肖凡没有在北京作过多停留,在休整了一天之后,他就匆忙地赶回了武汉——8月11日要上班。至此,肖凡的历时11天、骑行里程达1400多公里的、他人生的第一次“长征”,圆满结束。
  肖凡说,他的下一个梦想是,挑战荒无人烟的“新藏线”——由新疆骑行进入西藏。

骑着单车去拉萨

  位于祖国西南部边陲的西藏,似乎具有着神奇的魔力,吸引着无数的人前往。有人向往美景,畅想着在蓝天白云下,一望无际的草地上,格桑花旁,自由徜徉;有人渴望挑战,在物资缺乏的情况下,在进藏百转千回的道路上,越过千山,趟过万水,亲身感受高原缺氧,成就一次对极限的挑战……
  高温假期间,神龙公司就有三位员工(第四个成员是他们的骑友)进行了一次进藏之行。他们是神龙公司质量部的刘磊、王熙宇和技术中心的卜兴露。他们选择了骑自行车进藏,这种更具挑战性的方式。三位自称40岁上下的“老男孩”,都是各自部门的工作骨干,在技术与质量领域,为神龙公司新项目顺利推进解决一个个难题。刘磊说:“身体翻越一座座高山,其实也是内心逾越一道道坎”。成功挑战了自我,那么工作上的更大的突破,也将变得更加游刃有余。

  备战一年
  尽管自称老男孩,尽管自称“站在青春的尾巴的尾巴上”,但不惑的年纪,给了他们年轻人所没有的经验和阅历。骑着自行车进藏,是一次对身体、意志和经验的检阅,他们为此要充分备战,才能一举成功。
  他们锻炼了身体。每周在开发区坚持绕后官湖骑行两到三次,每月进行一次一百公里以上的拉练。他们还找机会参加各种业余自行车比赛,就在出发去拉萨前,他们还赢得了武汉“草根联赛”山地组的第一名。
  他们提前规划了路线,细化到每天停留的村镇。他们计划从丽江出发,骑行滇藏线。藏区地域辽阔,人烟稀少,几十公里都没有人烟。他们根据自己的体能,规划好每天的补给点(由于没有人烟,需自带干粮留作中午食用),有时是镇,有时甚至是村,每个停留点都规划标注得清清楚楚。

  他们每人携带了近20公斤的用品。车胎、辐条、刹车片等自行车零件及修车工具,纱布带、眼药水、中暑药等医疗用品,眼镜、防晒霜、头套等防晒用品,还有雨衣、睡袋、水壶、晾衣架等等物品。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,这也是他们工作中养成的习惯,未雨绸缪,才能保证万无一失。

  “上坡如噩梦,下坡即美景”
  在这段旅程中,他们感受最深的就是“上坡如噩梦,下坡即美景”,地狱般的考验与天堂般的享受在滇藏线上交替体验。7月18日(三人专门安排这个时间休了10天的年休假),他们从丽江出发时一心想要欣赏美景,但路上的艰险却给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。
  第三天,他们遭遇了白马雪山。上午天气尚好,下午开始下雨,六点时下起了暴雨,他们身体开始出现失温。在连续爬坡90公里后,他们来到了白马雪山顶,此时干粮已经吃完,他们又冷又饿。刘磊出现高原反应,胸闷,稍微骑快就眼前发黑,不得不放慢节奏,调整呼吸。由于没有补给点,他们不得不雨夜骑行滑下雪山,50公里后,他们才来到了规划中的德钦县城。由于体力消耗严重,他们不得不休整一天。

  第七天,在滇藏线和川藏线汇合的芒康,他们看到了大量的骑自行车进藏的车友。人数众多,而村镇的接待能力有限,他们要加快速度,最先到达补给点,否则就有可能在外面露宿了。当日,他们挤着睡在荣许兵站藏民的通铺上,尽管入睡前都隔了睡袋,但第二天还是落下一身跳蚤咬的包。
  第九天,他们住在全程最高的补给点——邦达,海拔4100米。王熙宇开始出现高原反应,肚子发涨。第二天早上,他去医院看病,发现只有妇产科医生值班——星期六,医生放假,他只有求助于妇产科医生。吃了医生开的药后,王熙宇的高原反应,才得到了缓解。
  第十天,他们与怒江72拐狭路相逢。一路攀升到海拔4651米的业拉山口,盘旋向下时,却下起了雨。在雨中,骑着自行车,滑下百转千回的怒江72拐,他们不得不小心再小心。
  第十三天,排龙天险横在面前。在顺利通过了通麦大桥(该桥两天后垮塌,一辆货车和两个行人坠入河中)后,最险峻的一段路——排龙天险,横在了他们的面前。排龙天险全长14公里,具有窄、烂、险的特点,他们只得慢行,甚至推着自行车步行。由于山体疏松、脆弱,其间偶有石块滑落,他们需要一路谨慎观察,小心避让。
  一路上,艰险不断。他们被野猪撵过,被藏獒追过,被冻过、饿过,牙齿崩过,呼吸困难过,看过摔断胳膊的,出过车祸的,但这些都没能阻止他们前进的脚步,他们团结一心,互帮互助,义无反顾地前行,将一段段艰难险阻抛在身后。第十八天,他们终于把全程的最高点——海拔5018米的米拉山,结结实实地踩在了脚下。随后,他们一路飞奔,冲向布达拉宫。当天,他们骑行近200公里。至此,历时18天,全程1900公里的进藏之行,圆满完成。
  回来后,刘磊整理了游记,和同事们一起分享自己的所见所闻,用亲身的经历激励同事为理想而奋斗,已然成为同事心目中的英雄。
  高温假一结束,他们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,刘磊开始接收M44项目冲焊零件的首次送样;王熙宇奔赴新疆去完成T9整车的热区试验;卜辛露开始了对EW发动机的调校……为各自所负责项目进度的达成,开始了新一轮的努力。

地址:武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神龙大道99号 COPYRIGHT @2012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亚博竞彩官网 版权所有

回到顶部

Back to the top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